能隐藏多年的兇残攻击者:海洋蠕虫

 新闻中心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17 01:20

  

新宝6
新宝6  供图:博比特虫(Bobbit worm)是印度尼西亚最可怕的捕食者之一。

 

  等待的蠕虫迎来了美味的诱饵……

  一种可怕的捕食者潜伏在印度尼西亚海域,它的下颚长着锋利的尖刺。倒霉的鱼虾——即或它们自己也是正在寻找猎物的捕食者——一旦被捕已逃无可逃。这个可怕的捕食者的颚部撕咬猎物是如此突然而勐烈,猎物可能会被瞬间切成两半,就像被仿生的海洋断头台杀死一样。

  海洋里到处都是可怕的捕食者,但这个捕食者特别奇怪:它不是聪明的头足类动物(章鱼和乌贼),也不是复杂的鲸类动物(海豚和鲸鱼),也不是偏执狂的板鳃类动物(鲨鱼和鳐鱼)。

  它是一种蠕虫。

  凖确地说,这是一种多毛类虫(polychaete),是一种生活在海洋(偶尔也生活在陆地上)的毛足虫(bristled worm),和我们在自家花园里发现每天蠕动的环节动物相差很远。

  超现实「光之舞」:如梦似幻的萤火虫表演

  每公斤卖到 2 万美元的虫子

  蜘蛛何以让人惊吓害怕?

  飞蚂蚁:从天而降的墨西哥美食

  罗马犹太人的油炸小吃保卫战

  「以蚊治蚊」:释放蚊子抗击登革热和寨卡

  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(Federal University in Rio de Janeiro)无嵴椎动物系的兼职教授讚诺尔(Joana Zanol)说,"海生蠕虫一点也不会让人生厌,它们和蚯蚓非常不同,有各种各样的形状和颜色,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栖息地,"

  她说, "我在大学本科时就开始探索海生蠕虫的进化过程,观察它们的系统进化树状图——我发现自己被它们丰富的多样性所迷倒了,自此就陷入了这些奇怪动物的研究中。"

  而博比特虫(学名拟鳞磷沙蚕(Eunice aphroditois),也被称为沙前锋)是海生蠕虫中最奇怪的一种。其长度可达3米,这个以伏击方式捕食的蠕虫把自己长长的身体埋在沙子里,只伸出口器在外。晚上,它张开嘴和五个触角……静静等待着。任何不幸的动物——无论是鱼还是虾,蜗牛还是乌贼——只要触动了它敏感的触角,就会被它带有一对锐刺的口器攻击后吞噬。博比特虫这张可怕的嘴位于其闪光的彩虹色的分节弓形身体的末端。

  "博比特"(Bobbit)这个暱称可以指各种各样的大形沙蚕类虫,它们有着相同的生活方式和外表:它们把自己长长的身体藏在岩石、珊瑚或海底沉淀物中,在晚上伏击猎物。但典型的"博比特虫"是拟鳞磷沙蚕。虽然生物学家早在1790年就知道这种生物的存在,但是要到1996年一本野外冒险指南才给它起了这样一个阴险的绰号,影射约翰和洛蕾娜•博比特夫妇(John and Lorena Bobbitt)。千禧一代人可能没听说过这对夫妇——但可以上网去查查。(译注:1993年遭受丈夫约翰家暴的洛蕾娜趁丈夫熟睡时割下其生殖器,此案件轰动一时。)这就产生了一个广为流传的神话,即雌性博比特虫会切断雄性的生殖器,然后餵养其后代蠕虫。这当然不是真的,博比特蠕虫不仅没有阴茎,而且通常是雌雄同体。

  对于这样一种声名狼藉、能力非凡的动物,虽然在野外活动指南和动物爱护者博客中声名远扬,但却非常罕见。讚诺尔最近在《国家地理杂誌》(National Geographic)的资助下前往东帝汶探查,但没有找到一隻博比特虫。

  她说,"很久以来我一直试图亲眼看到博比特虫,"她甚至还没见过生活在靠近她家乡的巴西沿海海域的两种沙蚕类虫。"我从来没有见过活着的大型样本——除了在博物馆里。"

  

新宝6
新宝6 供图:博比特虫这种声名狼藉、能力非凡的动物,但却十分罕见。

 

  沙蚕类虫是如此的神出鬼没,如果在幼虫时候被意外引进,并生活在水族箱的珊瑚或岩石中,可以在水族箱里藏身数年不被人发现。它们白天可以安稳地躲藏起来,夜间再出来捕鱼。已经有多宗个案,水族箱里的鱼连续几年甚至十余年神秘消失,塬因不明,直到这种蠕虫被发现。

  2013年,位于英国萨里郡(Surrey)沃金(Working)的迈登黑德水上运动中心(Maidenhead Aquatics)的工作人员发现了一条一米长的蠕虫,他们估计这条蠕虫已经在水箱里生活了10年没被人发现。2009年,在纽基(Newquay)的蓝礁水族馆(Blue Reef Aquarium)发现了一条更大的蠕虫,它一直在吞噬鱼类,甚至咬碎了鱼缸里放置的一些珊瑚礁石;工作人员给它起了个绰号叫"巴里(Barry)"。在更远的地方,2009年,人们在日本濑户渔港(Seto Fishing Harbour)的一个系泊筏上发现了一条3米长的蠕虫——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蠕虫样本。

  水族馆鱼缸里的秘密狩猎为大众提供了生动有趣的新闻故事,但这些蠕虫在很小的时候已具长途跋涉的能力——尤其是在幼虫阶段,它们可能悬浮在水体中,而不是埋在沙子里——意味着他们具备蔓延到世界各地的可能性,恐怕不是好事。

  德克萨斯大学(University of Texas)海洋生物系副教授舒尔茨(Anja Schulze)说, "其他多毛纲的蠕虫已经由运输船的压舱水(ballast water)或水族贸易成为了入侵物种(invasive species),如果博比特虫也由同样的方式入侵,可能对当地物种造成很大的损害。但我们还不知道实际情况,因为我们对这种动物的整体了解太少。"

  我们不知道这种蠕虫是如何繁殖的,为什么它们有彩虹般的色彩,它们能活多久,长得多快。如果个子小的总是比个子大的年幼,它们有多少不同的相关物种?种类分佈情况怎样?或者它们的数量有多丰富?对于一种这么有名的蠕虫,我们仍然知之甚少。

  舒尔茨说,"部分塬因是在实验室环境下的研究并不容易:饲养它们的幼虫并把它们抚养到性成熟的年龄也不容易,"因此,就目前而言,它们的繁殖仍然是一个谜——儘管有个暗示性的绰号。

  讚诺尔说,如果各种条件都很理想,她将有能力在实验室里培育这些蠕虫,尽可能多的对其野外标本进行DNA排序,利用这些数据计算出其家族树状图谱,然后以此了解其全球分佈格局——像这样的工作她在其他相关蠕虫身上已经做了十多年。

  不过在研究完成之前,博比特虫能把鱼撕咬成两半的可怕形像早已恶名在外。

  ……如果这还不足以让你毛骨悚然,看看去年瑞典生物学家们在《自然》(Nature)杂誌上宣佈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已知"博比特虫":一个灭絶4亿年的巨大的多毛类蠕虫化石,生物学家将其命名为"韦伯斯特欧普利昂•阿姆斯特朗"(Websteroprion armstrongi),它的下颚比今天存在的"博比特虫"大好几倍。它与现代的拟鳞磷沙蚕并不是同一科,而是属于与巨型蠕虫家族有关的一个分支。

  瑞典隆德大学(Lund University)岩石圈和生物圈科学系教授埃里克森(Mats Eriksson)说,"因为蠕虫的身体唯一能变成化石的部位是其下颚,我们这些死硬的书呆子专家们就专注于此,因为它们包含所有蠕虫进化歷史的线索。" 埃里克森也是该研究的第一作者。

  "老实说,我不太喜欢蠕虫的生活方式——它们很有趣,但我也觉得它们很噁心——所以在某种程度上,作为古生物学家我感到很幸运,因为这些已经灭絶的巨型蠕虫早已死亡,变成了石头。"
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cnadp.com/xw/9.html
新宝6娱乐平台官网提供新宝6娱乐登录,新宝6娱乐注册。新宝6娱乐代理,请认准新宝6娱乐平台官网。